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技术交流

朝伊之间是怎样开展弹道导弹技术交流的

发布时间:2018-10-20 19:09:04 编辑: 浏览次数: 打印此文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援引伊朗一官方媒体的报道称,伊朗10月11日成功试射了一枚新型远程弹道导弹。此次是今年7月伊核问题六国与伊朗达成核问题协议后,伊朗首次试射地对地弹道导弹。

  “该地对地导弹名为‘支柱’,”伊朗国防部长侯赛因·德甘(Hossein Dehqan)在新闻发布会上称,“这是由伊朗专家自行设计并建造的,是我国第一个远程导弹,可以精确制导,击中目标。”从外形上看,本次试射的“支柱”导弹似乎是流星-3增程型的改进版,其弹头设计有所不同。伊国防部长称之为伊朗第一个“远程导弹”,说明其射程有望超过流星-3增程型的2000km。长期被封锁的伊朗是怎样拥有这样的技术呢?

  和世界上很多国家的弹道导弹发展史类似,伊朗的弹道导弹技术早期也来自苏制“飞毛腿”导弹。当初两伊战争时期伊拉克借助从苏联引进的“飞毛腿”导弹和“蛙-7”火箭对伊朗展开单向袭击,一时无力招架的伊朗连忙重金从叙利亚买了一批二手“飞毛腿”,于是在之后史称“两伊导弹袭城战”的巨大消耗下,伊朗开始了对“飞毛腿”的国产化和改进,1988年第一枚还带有大量国外部件(其中部分来自朝鲜版“飞毛腿”)的本土版“飞毛腿”B——射程不到300km的流星-1试射成功。

  然而伊朗在这一领域的技术储备和使用经验都很薄弱,即使有了朝鲜提供的成品的帮助,仿制“飞毛腿”的流星-1也直到1990年代初期才完成国产化。此时两伊战争早已结束,但伊朗仍继续寻求研制射程更远的,超过国际关于出口型弹道导弹300km射程禁令的型号。此时来自朝鲜的增程型“飞毛腿”(华城-6)的技术成为了流星-2的仿制来源。

  进入1990年代,受苏联解体波及,偏重重工业发展的朝鲜经济大幅滑坡,而因为进行开发又遭致西方国家制裁;但此时朝鲜已经拥有一套在第三世界国家中少有的独立自主的武器研发生产体系,于是武器出口成为朝鲜换取宝贵外汇的不多手段。而伊朗由于靠石油出口手头还算宽裕,但也因遭受制裁难以从其他渠道获得尖端武器技术,加上两国在核资源开发利用上的目标存在一致性,朝伊两国关系因此迅速升温,朝鲜自成一派的弹道导弹体系的大门由此对伊朗敞开。

  在流星-2投产后不久的1993年5月,在现场朝鲜和伊朗两国高级官员的注视下,朝鲜第一款独立设计的中程弹道导弹“芦洞”首次高弹道发射成功。根据美国战略之页网站的说法,以朝鲜当时的经济情况还能在5年内研制出“芦洞”,伊朗的支持必不可少。尽管从技术上说只是“大号飞毛腿”,精度只有1-2km左右,但射程达1300km以上的“芦洞”对于很多国防战略上需要中程弹道导弹却无力研制的第三世界国家来说无疑是一款稀缺产品。

  同年12月,巴基斯坦总理贝·布托访问朝鲜,访问随行人员包括巴基斯坦“核弹之父”卡迪尔·汗。在参观“芦洞”之后,卡迪尔·汗立即促请巴政府购买其图纸。贝·布托后来透露,卡迪尔汗甚至不惜以核技术从朝鲜换取导弹。于是亟待获得对印度有效威慑能力的巴基斯坦引进了“芦洞”,准备发展可以打到新德里的“高里”中程弹道导弹。

  来自伊朗和巴基斯坦的订单不仅为朝鲜获得了外汇,而且还使得“芦洞”并不需要太多试射就能完成定型(根据美国的说法只在1994年进行了第二次试验),朝鲜专家只需要在伊朗和巴基斯坦进行数据记录就能获得“芦洞”定型及改进所需的数据(后来“舞水端”也是这样),这对经济长期不景气的朝鲜来说无疑是个一举两得的买卖。

  根据《华盛顿时报》当时的报道,伊朗原准备在“芦洞”首次试射成功后就引进一批弹体和生产技术。然而由于美国的压力朝鲜一度被迫停止交付工作(当然其自身的产能当时也有问题)。但1996年以色列媒体引用情报报告指出,以正常货运为掩护,朝鲜已经运往伊朗至少12枚“芦洞”的弹体。另外在1994-1997年,还有5枚以上的“芦洞”以散件方式海运至巴基斯坦。

  1998年4月,巴基斯坦版“芦洞”“高里”首发成功;三个月后,伊朗版“芦洞”流星-3进行首次发射试验。导弹发射后向东南方向飞行,飞行距离1000km,导弹飞行约100秒后爆炸,原因可能是事故或是因为伊朗方面对试射结果满意而通过遥控将其引爆。同年9月25日,在德黑兰举行的阅兵式上伊朗公开展示了2枚流星-3导弹,导弹上分别写着“以色列应从地图上消失”和“美国将爱莫能助”的字样。

  2003年7月,伊朗政府公开表示已完成流星-3的最后测试,不久正式列装伊斯兰革命卫队。后来伊朗还生产了流星-3的增程改进型号,射程可达2000-2500km,完全可以满足打击以色列而从这种导弹弹头外型(以满足更高再入速度的要求)和朝鲜阅兵中出现的“芦洞”改进型高度相似来看,流星-3增程型的研制中也少不了朝鲜的帮助。另外伊朗一度还想借助朝鲜研发的大浦洞-1型运载火箭技术开发两级液体燃料推进的流星-4,但由于前者技术不成熟已被放弃,流星-4也于2003年停止发展。

  2010年在朝鲜劳动党建党65周年纪念阅兵上首次公开亮相的“舞水端”中程弹道导弹是基于朝鲜从俄罗斯引进的R-27型潜射弹道导弹技术发展的。对于朝鲜弹道导弹力量来说,“芦洞”改进型完全有能力覆盖日本本土,当然也包括上面的美军基地,“舞水端”的3000km以上级别射程用来打击日本本土有些浪费,打击阿拉斯加和夏威夷又够不到,因此很多分析人士很长时间都琢磨不透“舞水端”的性能定位是什么。

  直到韩国国家情报院证实2006年伊朗与朝鲜签署一份协议,从朝鲜购买18枚“舞水端”导弹散件并在伊朗组装后进行测试;这才让人明白“舞水端”原来是“出口转内销”的产物。伊朗将“舞水端”称为泥石-1,2009年,阿联酋海岸警备队在波斯湾水域查获了一艘由朝鲜驶往伊朗的货船,上面有“舞水端”的部分技术资料和零部件。对伊朗来说,泥石-1能够在更加安全的伊朗东部地区发射,并轻松打击以色列全境的射程确实很吸引人。

  2008年11月,泥石-1首次试射,相关技术参数被迅速传回朝鲜。但在此之后伊朗并没有大规模列装泥石-1,这可能是由于伊朗军队对这种仍需临时加注燃料,反应速度慢的中程液体弹道导弹的战时生存能力心存疑虑。于是朝鲜技术专家与伊朗进一步合作研发更先进的泥石-2,导弹采用两级固体燃料推进,提高了机动部署能力。但由于固体燃料技术的欠缺,其长度达22米,已经难以用“舞水端”的6轴TEL发射车运载,伊朗只能使用造型高大的半挂车作为泥石-2的运载平台。

  尽管如此,在2009年12月泥石-2首次试射圆满成功后,伊朗时任国防部长艾哈迈德·瓦希德仍然兴奋地将泥石-2比作“改变世界的圣剑”。可打击2500km范围内目标,生存能力更强的泥石-2若从伊朗西部地区发射,可将北约部署在希腊、土耳其的军事基地乃至意大利那不勒斯的北约南欧司令部纳入打击范围。而由于朝鲜还没有装备中程固体燃料弹道导弹,也许未来在朝鲜战略火箭军装备序列中,会出现使用性能更好燃料的改进版“泥石”-2来替代“芦洞”。而以此为基础,朝鲜也有可能开发射程更远的固体燃料弹道导弹。

  美国针对朝伊这两个其口中的“流氓国家”的互通款曲一直严加防范。2002年1月,美国总统小布什在国情咨文里点名伊朗、伊拉克和朝鲜为“邪恶轴心”。声称他们“违背人道主义精神,违反国际上被公认的人权,并且试图获得核武器及远程导弹以达到更为流氓的目的。”因此美国及其盟国经常在公海上对朝鲜的货船进行拦截,前文提到2009年阿联酋的那次拦截就是一例。但即使如此,两国在这一领域的技术交流仍在继续深化。

  例如此次伊朗试射的“支柱”弹头设计尚属首次在两国的弹道导弹上出现,能够提高弹头末端再入时的机动效率,改善突防能力,以后朝鲜新型导弹也有可能应用。而本次朝鲜阅兵上展出的KN-08战略导弹的改进思路同样有可能让伊朗未来的弹道导弹受益。在伊朗核问题协议达成后,由于部分精密技术制裁有望解除,一旦伊朗有条件获得更多相关技术,两国的弹道导弹技术还可能取得更大的成就。